8文庫 > 現代言情 > 蝕骨寵愛:BOSS太兇猛 > 第一卷 正文_第1720章 黎明之光,爸爸多愛你
    這些事,溫璃隱約聽說過,但知道的不清楚。

    此刻,聽楮太太提起,便沒有打斷她。

    “知道嗎?”楮太太輕嘆,“那時候,他鐵了心要跟我分開!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溫璃問到。

    “那是他最困難的時候!辫p笑,此刻回憶當初,已經成了一種難掩的珍貴。

    “手里沒了楮家,能夠靠的,只有自己。但是,沒有人能斷言,他一定會成功。也許,從此敗落,再也翻不了身!

    楮太太說到。

    “你們看到他今天這樣,會覺得他當時的思想,是無法理解的?墒,我陪著他一路走過來,老實說,當時我也不確定,他是不是能夠成功!

    楮太太嘆息。

    “人生怎么好說呢,很多的人一輩子都在努力卻沒有成果,誰也不知道,楮墨是不是例外!

    楮太太輕輕握住溫璃的手。

    “他的自尊心,讓他連我都可以不要了……”

    溫璃心頭一震,沉默了。

    她能想象,當時楮太太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楮太太眼底潮濕,“你來了……你爸爸,多愛你啊。有了你,他就不能再推開我了,因為,他不想他的女兒,一出生就沒有爸爸啊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溫璃猛地一怔,粉唇微微張開。

    “小璃,你想一下,我們怎么可能不要你呢?”

    楮太太強忍著眼淚,“如果我們知道你還活著,是不可能丟下你的。你也是媽媽,做媽媽的,怎么可能不要自己的孩子呢?”

    溫璃眼眶紅了。

    楮太太的這些話,她理智上能理解。

    可是,她無法釋懷自己孤獨的二十多年!

    溫璃不忍面對楮太太,移開了視線。

    哎。楮太太無聲嘆息,“小璃,慢慢來、慢慢來啊!

    “清歡!”

    外面,傳來楮墨的聲音。

    溫璃一凜,這個時間,他竟然在家嗎?

    果然,見楮墨穿著常服,外面還套著件勞作的圍裙,“小璃,起來了啊,多吃點。今天陽光不錯,一會兒吃完了,出來曬太陽!

    楮墨過來拉著楮太太,“清歡,你先出來一下!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楮太太失笑,跟著他出去,“小璃,你慢慢吃!

    溫璃看著他們一同走出去,他們還真是恩愛啊,模范夫妻,他們一定得獎。

    于是,想起了韓希茗。

    他走了,走了之后就沒有再聯系了。

    溫璃輕嘆,苦澀的笑笑。對韓希茗來說,最重要的,是肩上的責任吧。

    說來說去,她總不是無可取代的。

    剛起來,胃口不好。

    溫璃簡單吃了點東西,放下碗筷走到了花園里。剛才,楮墨好像就是在這里忙著什么。

    這會兒,只看到他一個人,沒看到楮太太。

    溫璃疑惑著,走過去。

    楮墨蹲在那里,似乎在修一只秋千架子。

    溫璃于是開口!拌偧依,沒有修理的工人嗎?”

    “小璃!

    楮墨抬頭看著她,笑笑,“什么都交給傭人做,那么,有些生活的樂趣,就體會不到了,不是嗎?”

    溫璃不置可否,卻又問到。

    “你們讓我住在這里,萬一你們的女兒念念……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這些事,溫璃隱約聽說過,但知道的不清楚。

    此刻,聽楮太太提起,便沒有打斷她。

    “知道嗎?”楮太太輕嘆,“那時候,他鐵了心要跟我分開!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溫璃問到。

    “那是他最困難的時候!辫p笑,此刻回憶當初,已經成了一種難掩的珍貴。

    “手里沒了楮家,能夠靠的,只有自己。但是,沒有人能斷言,他一定會成功。也許,從此敗落,再也翻不了身!

    楮太太說到。

    “你們看到他今天這樣,會覺得他當時的思想,是無法理解的?墒,我陪著他一路走過來,老實說,當時我也不確定,他是不是能夠成功!

    楮太太嘆息。

    “人生怎么好說呢,很多的人一輩子都在努力卻沒有成果,誰也不知道,楮墨是不是例外!

    楮太太輕輕握住溫璃的手。

    “他的自尊心,讓他連我都可以不要了……”

    溫璃心頭一震,沉默了。

    她能想象,當時楮太太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楮太太眼底潮濕,“你來了……你爸爸,多愛你啊。有了你,他就不能再推開我了,因為,他不想他的女兒,一出生就沒有爸爸啊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溫璃猛地一怔,粉唇微微張開。

    “小璃,你想一下,我們怎么可能不要你呢?”

    楮太太強忍著眼淚,“如果我們知道你還活著,是不可能丟下你的。你也是媽媽,做媽媽的,怎么可能不要自己的孩子呢?”

    溫璃眼眶紅了。

    楮太太的這些話,她理智上能理解。

    可是,她無法釋懷自己孤獨的二十多年!

    溫璃不忍面對楮太太,移開了視線。

    哎。楮太太無聲嘆息,“小璃,慢慢來、慢慢來啊!

    “清歡!”

    外面,傳來楮墨的聲音。

    溫璃一凜,這個時間,他竟然在家嗎?

    果然,見楮墨穿著常服,外面還套著件勞作的圍裙,“小璃,起來了啊,多吃點。今天陽光不錯,一會兒吃完了,出來曬太陽!

    楮墨過來拉著楮太太,“清歡,你先出來一下!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楮太太失笑,跟著他出去,“小璃,你慢慢吃!

    溫璃看著他們一同走出去,他們還真是恩愛啊,模范夫妻,他們一定得獎。

    于是,想起了韓希茗。

    他走了,走了之后就沒有再聯系了。

    溫璃輕嘆,苦澀的笑笑。對韓希茗來說,最重要的,是肩上的責任吧。

    說來說去,她總不是無可取代的。

    剛起來,胃口不好。

    溫璃簡單吃了點東西,放下碗筷走到了花園里。剛才,楮墨好像就是在這里忙著什么。

    這會兒,只看到他一個人,沒看到楮太太。

    溫璃疑惑著,走過去。

    楮墨蹲在那里,似乎在修一只秋千架子。

    溫璃于是開口!拌偧依,沒有修理的工人嗎?”

    “小璃!

    楮墨抬頭看著她,笑笑,“什么都交給傭人做,那么,有些生活的樂趣,就體會不到了,不是嗎?”

    溫璃不置可否,卻又問到。

    “你們讓我住在這里,萬一你們的女兒念念……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這些事,溫璃隱約聽說過,但知道的不清楚。

    此刻,聽楮太太提起,便沒有打斷她。

    “知道嗎?”楮太太輕嘆,“那時候,他鐵了心要跟我分開!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溫璃問到。

    “那是他最困難的時候!辫p笑,此刻回憶當初,已經成了一種難掩的珍貴。

    “手里沒了楮家,能夠靠的,只有自己。但是,沒有人能斷言,他一定會成功。也許,從此敗落,再也翻不了身!

    楮太太說到。

    “你們看到他今天這樣,會覺得他當時的思想,是無法理解的?墒,我陪著他一路走過來,老實說,當時我也不確定,他是不是能夠成功!

    楮太太嘆息。

    “人生怎么好說呢,很多的人一輩子都在努力卻沒有成果,誰也不知道,楮墨是不是例外!

    楮太太輕輕握住溫璃的手。

    “他的自尊心,讓他連我都可以不要了……”

    溫璃心頭一震,沉默了。

    她能想象,當時楮太太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楮太太眼底潮濕,“你來了……你爸爸,多愛你啊。有了你,他就不能再推開我了,因為,他不想他的女兒,一出生就沒有爸爸啊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溫璃猛地一怔,粉唇微微張開。

    “小璃,你想一下,我們怎么可能不要你呢?”

    楮太太強忍著眼淚,“如果我們知道你還活著,是不可能丟下你的。你也是媽媽,做媽媽的,怎么可能不要自己的孩子呢?”

    溫璃眼眶紅了。

    楮太太的這些話,她理智上能理解。

    可是,她無法釋懷自己孤獨的二十多年!

    溫璃不忍面對楮太太,移開了視線。

    哎。楮太太無聲嘆息,“小璃,慢慢來、慢慢來啊!

    “清歡!”

    外面,傳來楮墨的聲音。

    溫璃一凜,這個時間,他竟然在家嗎?

    果然,見楮墨穿著常服,外面還套著件勞作的圍裙,“小璃,起來了啊,多吃點。今天陽光不錯,一會兒吃完了,出來曬太陽!

    楮墨過來拉著楮太太,“清歡,你先出來一下!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楮太太失笑,跟著他出去,“小璃,你慢慢吃!

    溫璃看著他們一同走出去,他們還真是恩愛啊,模范夫妻,他們一定得獎。

    于是,想起了韓希茗。

    他走了,走了之后就沒有再聯系了。

    溫璃輕嘆,苦澀的笑笑。對韓希茗來說,最重要的,是肩上的責任吧。

    說來說去,她總不是無可取代的。

    剛起來,胃口不好。

    溫璃簡單吃了點東西,放下碗筷走到了花園里。剛才,楮墨好像就是在這里忙著什么。

    這會兒,只看到他一個人,沒看到楮太太。

    溫璃疑惑著,走過去。

    楮墨蹲在那里,似乎在修一只秋千架子。

    溫璃于是開口!拌偧依,沒有修理的工人嗎?”

    “小璃!

    楮墨抬頭看著她,笑笑,“什么都交給傭人做,那么,有些生活的樂趣,就體會不到了,不是嗎?”

    溫璃不置可否,卻又問到。

    “你們讓我住在這里,萬一你們的女兒念念……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江苏11选5前三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