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文庫 > 玄幻小說 > 皇天戰尊 > 第七百一十一章 第五意志
    “尊者,是什么境界?”

    陽炎不止一次聽到這個詞語,也不止一次思考過這個問題。

    尊之上,乃皇!

    這說明尊者在皇之下,并沒有超越至尊境。

    但并不是所有至尊境強者,都能夠成為尊者。

    至少在他的認知中,當今乾域不存在尊者!

    “尊者并非境界名稱,而是一種對至強者的尊稱,高階至尊境強者,可冠予尊者稱號!鄙磉,冰若言輕聲為他解惑。

    陽炎明白了,無雙尊者,并非叫做無雙,而是他的稱號是無雙尊者,因此世人對他的稱呼往往以無雙尊者的稱號取代了原本的姓名。

    甚至,無雙尊者名震天下,可只提姓名,卻無人能識。

    高階至尊境何其難得,現今乾域恐怕連中階至尊境強者都找不出一尊來。

    無雙尊者,定是上古時期的絕世強者!

    麓戰三位同階尊者不!

    雖然生平簡介只有這么一句話,卻足以讓人想象到無雙尊者當年的風華絕代,哪怕是強者如云的上古時期,也是一朵璀璨明花!

    無雙劍,乃無雙尊者佩劍,可想而知有多么珍貴,卻埋葬于此,唯有一座劍墳。

    陽炎在墓前駐足,掃了葉青和無名一眼:“你們不必跟著本宮!

    “多謝殿下!”二人領會了他的意思,拱了拱手,各自選了一個方向走了。

    他們雖然不修劍,但這個劍冢相當奇特,若能參悟一二,對他們的武道也是大有裨益。

    葉青和無名都是人杰,陽炎愿意給他們最高的自由度,若凡事束縛著,無論去哪都跟著他,那他想不用太久,他們就會泯然眾人,這與他的想法背道而馳。

    對秦宇和八子雙仙的其他人,陽炎一視同仁,回朝至今,他都沒有過問他們的下落,放任他們自己成長。

    是一飛沖天,還是泯然眾人,就要看他們各自的造化了。

    優勝劣汰,適者生存,亙古不變的道理。

    無名和葉青離開之后,陽炎看了一眼葉雨凝,對著水念予說道:“本宮在此悟劍,雨凝與你一道吧!

    水念予點頭道:“好!

    葉雨凝有些不情愿,但看著陽炎不容置疑地眼神只好答應了。

    讓她和水念予一起也是為了安全著想,劍冢內死寂之氣無處不在,她修為又低,容易遭遇兇險。

    二女離去,就剩下了陽炎和冰若言這對師徒。

    這次沒等陽炎開口,冰若言就笑著道:“這里的機緣對我沒用,我護著你就好!

    陽炎一想也是,也就默認了,于是擯棄雜念,靜心觀摩起了無雙劍墓。

    站在墓前,除了濃郁的死寂之意外,他能夠感受到隱隱傳來的無雙劍意。

    雖然他的目的是藏劍神訣,但藏劍神訣在劍冢內絕非巧合,他有種直覺,要得到藏劍神訣,首先要悟得劍意,獲得認可。

    退一步說,參悟無雙劍意,對他的劍道意志大有好處,這也是機緣。

    時間緩緩流逝,陽炎依舊沉浸在無雙劍意之中,劍眉卻逐漸皺了起來。

    并不是參悟無雙劍意遇到了困難,他本身劍道意志達到了四重境,又身負《萬法通》這樣的絕學,雖然無雙劍被埋在土里,無雙劍意不是太強烈,對他而言沒有太高的難度。

    而是他注意到,無雙劍被埋葬劍冢之中少說也有萬年了,死寂之意與無雙劍意已然融合在了一起,難分彼此。

    這使得他在參悟無雙劍意的時候,死寂之意也在不斷滲透入體內,在一點一點磨滅他的生機,欲使他的肉身腐敗,使他的靈魂衰竭。

    以他肉身的恢復之力,也只是剛好跟上死寂之意破壞的速度,讓他的身體不至于受損罷了。

    但這只是開始,越到劍冢深處,死寂之意越濃郁,也越可怕,一旦肉身恢復速度跟不上死寂之意破壞的速度,那后果不堪設想!

    陽炎忽然明白了,為何二位莊主說修煉《藏劍神訣》的人,都活不過二百歲,原來就是受死寂之意影響。

    這正是劍冢的兇險所在!

    話雖如此,陽炎卻沒有停止參悟。

    一刻鐘之后,陽炎睜開眼睛,剎那間有如一道劍光閃過,令得昏暗的劍冢為之一亮,劍意無雙!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陽炎腳下土地震動起來,在他目光注視之下,墓碑后面的劍墳驟然裂開了一條狹縫,一道劍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沒入體內。

    陽炎身體一顫,那劍光并非實體,而是蘊含著非常深刻的無雙劍意,讓他對剛剛領悟的無雙劍意的理解一下子深刻了許多。

    但同時,一股強大的死寂之氣在他體內爆發開來,內視的話就會發現他五臟六腑和血肉都在迅速灰敗下去。

    在此刺激之下,他全身氣血都沸騰了起來,瘋狂流轉沖刷著,肉身恢復功能全面催動,又迅速將被死寂之氣破壞的地方修復,直到死寂之氣在他體內徹底消亡。

    陽炎長出了口氣,還好他的肉身屢經淬煉加上各種機緣,非常強大,否則剛才這猝不及防的一下,尋常聚元武者就算不死,身體也會留下難以治愈的暗傷。

    那劍墳射出這道劍光之后,又重新閉合,腳下的土地也恢復平靜,陽炎方才經歷的驚險就像是一場幻覺。

    陽炎當然不會以為是幻覺,他燃燒掉一張傳音符,將情況告知了水念予,讓她照顧好葉雨凝,一有不對立刻撤出劍冢。

    水念予從小跟隨天老長大,鬼氣本源的折磨都硬生生承受住了,肉身強度不會比他遜色,而且修為比他高出許多,用不著他擔心什么。

    陽炎主要還是不放心葉雨凝,她除了從小藥浴和淬體境時打熬肉身之外,沒有接觸過其他煉體手段,肉身不強,很難抵擋住死寂之意的摧殘。

    若因此落下隱傷,就得不償失了。

    得到水念予肯定的答復之后,陽炎繼續往前走,來到另一座劍墓前,碑文如下:

    生命尊者,不死必救,恩澤廣布,生命之劍葬于此!

    又是一位尊者人物,從碑文中可以得知生命尊者有著怎樣的身份地位和聲望。

    如此看來,劍冢埋葬之劍皆大有來頭,非尊者佩劍只怕葬入此地的資格都沒有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劍冢是何人所建,竟然可以收集這么多尊者佩劍,但可以預見的是,絕不可能是藏劍山莊之人!

    因為藏劍山莊進入過劍冢的人全都活不過二百歲,就說明在藏劍山莊建立很久以前,劍冢就存在了。

    念頭只是一閃而過,陽炎很快就沉浸于其中的生命之意,開始參悟起來。

    隨著陽炎對生命之意的理解越來越清晰,他的身體周圍逐漸浮現出一點點綠色的光點,周圍的死寂之氣涌來,穿透綠色光點之后竟然變得稀薄了許多。

    環境的威脅減輕,也使得陽炎更加專心致志,參悟生命之意的效率更高,綠色光點產生得越來越多,進一步削弱了死寂之氣對他的影響,形成了一個完美的良性循環。

    當陽炎被一聲“轟”響驚醒之時,他身體表面已經裹上了一層綠色薄膜,他感受得到,死寂之氣與綠色薄膜上的光點在互相消磨著。

    死寂之氣無窮無盡,而綠色光點生生不息,已然穿之不透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生命之劍墳裂開,一道綠色流光沖出,生命之意與死寂之意同時間在陽炎體內爆開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,死寂之意狂暴兇煞,摧毀他的生機,而生命之意溫順親和,持續為他補充生命之力,生生不息。

    兩種截然相反的力量對抗之下,這場風暴在陽炎體內逐漸平息。

    “生生不息,這,就是生命的意義!”

    這一瞬間,陽炎頓悟了,第五種武道意志應運而生!

    生命意志!

    自古以來,生死兩難,生死之道橫亙在那,任你是何等存在都無法跨越過去。

    武道之所以從無到有,興衰往復卻從不沉寂,既是人們對力量的極致追求,更是因為人們不甘短短百年的壽命,對長生不死有無限渴望,夢想著超越生死。

    但從未有人成功過!

    生命意志,遠遠無法與生之大道相提并論,中間相差了不知多少層次,但它卻是武者接觸生之大道的起點,重要程度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論攻擊性,生命意志可能比不上其他意志力量,但在其他一些方面,它的作用就非常強大了。

    就比如剛才,若沒有生命之力的幫助,陽炎根本不可能那么輕易地就將死寂之意湮滅掉來。

    而且接下來的劍冢之行,生命意志的重要性將會更加突出。

    沒有多做停留,陽炎繼續前行,如他想的那樣,所有遇到的葬劍墳墓碑文提到的都是各種稱號的尊者,尊者劍意在這里就如尋常寶物一般,變得不甚稀奇了。

    陽炎不介意每座劍墳都光顧一遍,取百家之長,但這么一來將需要非常長的時間,可能九州會晤都結束了,他還沒走出劍冢。

    再者,劍冢內的死寂之氣十分兇險,即使領悟了生命意志,時間長了也會扛不住的。

    于是,接下來陽炎只有遇到有著非常吸引他的劍意的劍墳,才會停留下來參悟,而其他的尊者劍墳,皆一掃而過。

    就這樣,一個日夜過去了,陽炎也來到了劍冢的盡頭……
江苏11选5前三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