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文庫 > 科幻小說 > 這個世界的妖魔很兇猛 > 第0015章、三方勢力的會談
    魏國公這人視財如命,他的錢被搶了,自然不肯干休,找他親姐一鬧,她姐在皇帝耳朵邊上吹了半個月的枕邊風,皇帝也扛不住啊,大手一揮,一萬大軍圍剿猛虎山,猛虎山上三千余名賊寇頃刻間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張莽雖勇猛,但也不是草包二貨,看到大難臨頭了,并沒有負隅頑抗,而是帶著手下麻利的投降,將所搶的財物如數奉還給魏國公,還搭上了這些年搶的財物,這才保住了性命,和手下們一起被送進了罪囚營發配邊疆,而后輾轉到了歸云城。

    如今這罪囚營內,有將近一半的罪囚都是張莽的老部下,還有一些原先在江湖上的土匪,強盜進了罪囚營后也以張莽為馬首是瞻。

    這張莽一身的草莽氣息,脾氣暴得很,坐下不久就吹胡子瞪眼道:“又有什么大事要商討?就不能等到天亮?”

    張莽是從酒桌上被喊過來的,酒沒喝盡興,自然不痛快。

    坐在張莽對面的三人面色微微一變,眼中不經意間閃現出一絲鄙夷的色彩。

    這三人領頭的是翁振濤,原吏部左侍郎,本該是官運亨通的時候,卻因為一場黨爭成為了犧牲品,雖然小命保住了,但是家也散了,他和家中男丁一起被充軍,妻女也淪為官妓。

    第二個是薛永合,原刑部執事,處理一樁案件,不幸得罪了成國公,成國公是二皇子的外公,大漢的老牌貴族,得罪了他自然沒有好下場,薛永合被剝奪官職鋃鐺入獄,淪為罪囚,一番輾轉到了此處。

    第三個是馬明濤,洛水城上一任轉運使,他的倒臺跟周凱有脫不開的關系,馬明濤這人極富原則,不畏權貴,脾氣臭得很,幾個皇子使喚不動,就干脆把他給搞垮,換上聽話的親信。

    這三人同屬文官,落難到罪囚營后自然是相互抱團取暖,共同進退,罪囚營中有官身的罪犯大多依附在他們的座下。

    這三位當過大官的人本來是不屑與張莽這類草莽為伍的,只是如今入了罪囚營,大家都是戴罪之身,自然是一榮俱榮,一損俱損。

    薛永合斜著眼,緩緩說道:“張莽,把你請來自然是有大事商討,你不要大呼小叫的,有辱斯文!

    張莽罵罵咧咧道:“誰他娘的大呼小叫了?老子嗓門就是這么大,聽不慣可以出去,別在這嘰嘰歪歪的,老子最煩你們這些斯文敗類!

    薛永合面色一黑,伸出手指著張莽顫悠不已道:“你。。。你。!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?敢對老子指手畫腳,你是什么東西!”

    場面鬧鬧哄哄的,眼瞅著這商討大會就要開不下去了,原本一直悶不吭聲的武官發飆了。

    蒙軍,原禁軍八大統領之一,個性剛猛,嫉惡如仇,這樣的性格放在江湖上那是妥妥的好漢一個,可在官場里面就不受待見了,有句話叫做過剛易折,蒙軍被同僚構陷下獄,而后到了罪囚營。

    蒙軍猛的一拍桌子,三寸厚的木桌應聲而裂,蒙軍剛毅的面龐不怒自威道:“吵什么吵,都是一個營的兄弟,還分什么彼此!張莽,你的脾氣得改改了!”

    面對蒙軍,張莽還是很客氣的,強忍著脾氣干笑了兩聲:“蒙大哥別生氣,我這不是多喝了兩杯,所以聲音大了點!

    另外一個武官程飛,原禁軍都統,沒好氣的教訓道:“多喝兩杯了不起了,有種跟我練練!

    程飛長得虎背熊腰,練得一身的功夫,是個天生的武將,唯一的缺點就是嗜酒如命,因為一次醉酒延誤了戰機,被革職查辦,成了罪囚營的一份子。

    張莽即不敢跟程飛拼酒,也不敢跟他比武,只好悻悻然的閉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最后一個武官是林劍平,原荊州府兵游擊將軍,此人精通兵法,堪稱軍事謀略天才,可惜林家子弟不爭氣,受家族牽連,在一個欽案中被革職充軍,輾轉了一圈到了罪囚營。

    罪囚營中也有不少犯過事的兵卒,都依附在他們三位的賬下。

    在場的這七個就是目前歸云城罪囚營的骨干力量,按照派系,大致可以分為三派,文官一派,武官一派,和江湖草莽。

    喧鬧被制止后,坐在最上首的翁振濤才開口道:“今晚把大家找來,是想問問大家的打算,來歸云城已經三個月了,七皇子對我們充耳未聞,姓吳的知府對我們敬而遠之,咱們這戴罪之身還不知要等到何時才能去除!”

    罪囚營成立的初衷自然是給這些罪犯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,到了邊境立了軍功之后,才有機會去除罪犯的身份,假以時日得以回歸正常人的生活,又或者是東山再起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眾人表情微微一變,臉上紛紛閃露出迷茫和頹廢的神采。

    林劍平苦笑不已道:“翁大人問我們有什么打算?我們也想聽聽翁大人的想法!

    翁振濤捋了捋有些花白的胡須,似乎對眾人的反應早有所料,微微一笑道:“既如此,那我就先說說,如今這歸云城內憂外患,缺兵少糧,七皇子身患腦疾,難堪大任,咱們跟著他恐怕是撐不了多久!

    眾人聽后微微點頭,他們對季晨楓也不抱什么希望,可問題是他們沒得選擇啊,罪囚營是皇帝下令賜給季晨楓的,從旨意下達的一刻,他們就成為季晨楓的封地私軍,與歸云城共存亡。

    馬明濤下意識的問道:“翁大人的意思是咱們要造反?”

    翁振濤立即反駁道:“當然不是了,私軍造反是要被誅九族的!

    “那翁大人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翁振濤接著道“諸位都是帶過兵打過戰的,以歸云城現在的處境,肯定是撐不過冬季獸潮,到那時邪獸涌入,我等也要跟著七皇子和歸云城一同陪葬!

    眾人面色又是一變,越發的難看。

    翁振濤沉聲道:“可若七皇子是在冬季獸潮前就亡故了,那皇帝肯定會重新安排歸云城城防,罪囚營也會有新的出路,若是運氣好,分到大皇子手下,那咱們建功立業還不是指日可待?”

    。。。

    求推薦、收藏、投資!

    有興趣的看官,可以加老白的書友群127853210。
江苏11选5前三直